第20次的921

1999年9月21日,我記得是開學第一天,那時我念淡江中文所。

當天已經上床睡覺,但沒過多久,1點47分,天搖地動。我「呆」在床上沒能有任何反應,只覺得這地震搖得好大好久,和以往的不同,但我依然只能呆在床上死盯著天花板,感覺這水泥的建築好像就要像紙片一下坍塌。等到地震過去,同樓層的室友們都打開門到外面探看情況,然後一個接一個地出門。我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聽到一部又一部的摩托車聲,心想我要去哪裡好,該回家嗎?明天要不要上課?(是有這麼認真嗎?)

沒有電也無法由電腦、電視知道情況,於是開始打電話回家,但電話始終不通。我心裡沒個底,只能款一款包袱,也不敢在房裡待太久,於是決定到車上休息,起碼還有廣播,而且停車場也很空曠,感覺比較安全。後來到白天電話終於打通,知道家裡的情況安好,才放了心。確認學校停課後,我趕忙回家,看到電視才知道事態嚴重,於是好久一陣子都在盤算著,如果再遇到大地震該如何應對。

那時我住在淡水學府路上的一個出租套房,我的房間在一樓,但我這棟大樓位於死巷最內側,那時我還盤算了如果我跑出門來得及嗎,結果大概對自己的跑步速度「慢」得深具信心,所以想好了地震時也不必往外跑,就躲在小冰箱的旁邊,如果困住,起碼還有東西可以吃。包包放在床邊,當時還認真地準備了需要的物品……

但是隨著時間過去,臺灣人對地震的「習慣」,又漸漸地忘記。然後每一次大地震、每一個紀念日,都會提醒自己,卻又健忘。如今我教的學生已經不再有921的記憶,但是這段傷痛,卻是臺灣這塊土地上,一道深深的、不可忘記的疤。

圖說:在相片庫裡找出N年前還在玩底片機時拍的淡水紅樓(正片)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