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少納言的書寫

我幾乎可以想見,如果清少納言穿越到現代的話,她應該是個女文青,而且會這樣坐在她窗前,書寫一日的體會。

關於男與女,是世間永恆的話題,清少納言雖然自己婚姻不甚圓滿,不過她可以藉由與情人的往來、日常的觀察,而有所體悟。愛情專家也不見得談很多戀愛啊,咱的戀愛教主珍‧奧斯汀不就是一個例子?因此,清少納言會這麼寫著:

看來極苦之事……享有齊人之「福」者,顧此失彼,遭雙方妒恨。……被多疑之男子深深愛上的女人。(腳踏多條船 & 恐怖情人)

轉眼又由日常生活中寫她跟藤原齋信、源宣方之間的閒聊:

同樣受窘的源中將,不是呆頭呆腦地坐在那兒嗎?經宰相中將提醒:「人家在告誡某個曉晨的事情啊,還不知道嗎?」這才恍然大悟:「是啦、是啦。」這又未免太差了些罷。關於男女交往之事,我倆往往以碁為諭,若是雙方以心相許,便說:「打了個先手。」「打了個劫。」又比如:「男方可能要讓幾目。」等等,別人不懂,可是跟這位男士,就挺能溝通的。「到底是甚麼?甚麼事啊?」這種時候,源中將總是盯著問,而我不肯講,便轉向那位男士抱怨:「講呀,講道理來聽呀。」由於他們兩人是好朋友,所以結果大概是說明了罷。男女之間如果連好好說話的時間都沒有,兩人之間已急速發展成為親密關係,就稱做「該已到投子稱臣階段吧。」聽我們這麼講,源中將大概是很想讓我知道:他早已瞭解了,遂故意找我,提議:「你有碁盤沒有?我也想下碁呢。『打了先手』沒有?我的碁藝可是跟頭中將『同等』喲,千萬請別見外才好。」云云,只好敷衍他:「如果甚麼人來都一一搭理,那豈非太無『定目』了嘛!」沒想到,源中將竟把這些話傳到那位男士耳中,而對方居然也高興地說:「說得倒是挺教人歡喜。」不忘過去的人,總是多情趣的。(166則)

以下棋為喻,講男女談戀愛之間的角力,倒寫出不忘過去的人是個「多情」(情感豐富) 之人了。想來「那位男士」應該也是清少納言稱許之人。清少納言的文筆有含蓄蘊藉之處,偶而也將人物刻畫得生動有去,此處她寫藤原齋信、源宣方,剛好便使用了兩種不同技巧,甚為有趣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