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先勇說《臺北人》

我家的書架上,中文純文學創作的作家裡,張愛玲、白先勇還有蘇童的書算是比較多的,其它的就是一兩本。連假的尾聲,我克服了塞車和停車位,終於得以親自到場聽白先勇老師分享關於他從《臺北人》到今天的創作過程。

左邊是我大學時上課的用書:《寂寞的十七歲》,印象中是上西洋文學理論或現代文學的課用的。右邊的是今天添購的!(小粉絲模式)

從大學開始讀白先勇,今天我有一點鼻頭酸酸的,圓了一個夢,親炙大師風采。在場的來賓還有爾雅出版社的隱地,以及聯合文學的廖志峯,也都各自分享了與白先勇《現代文學》、《臺北人》、《孽子》之間的故事。25歲開始書寫《臺北人》,但是主題(引詩)卻已然早就與他的人生勾連,包含其中引用的崑曲〈遊園驚夢〉,後來也在白先勇的人生中佔有一大份量。

2004年青春版《牡丹亭》被稱為是崑曲的復興,讓更多人得以瞭解傳統戲曲的美好,而這卻早就在10歲的小白先勇心中落了根。當年梅蘭芳的演出,像一個起點,現在回想起來,又何嘗不是串起了白先勇的人生呢?#人生總會有隻無形的手推著你走

我現在上課還會選讀《臺北人》,這本書可能是白先勇所有作品中改編為影視作品次數最多的一本,也被隱地稱為「爾雅三不朽」(另兩本是《文化苦旅》與《山居筆記》),但《臺北人》更「可怕」之處在於,隱地敢打包票這是一本沒有錯字的書!因為除了讀者會挑錯字之外,白先勇自己也會,還曾經半夜打電話校對!另外這本書也有過不同版本封面,典藏版封面被白先勇退稿17次才終於定稿。XD

《臺北人》這本書的主題,就在卷首的引詩裡:「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。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(劉禹錫〈烏衣巷〉)」白先勇提到這個主題其實很久前就埋藏在他的潛意識裡,因此所有的篇章都會圍繞著這個主題。當年25歲的白先勇,寫的是他父輩的故事,但裡面每一個單篇,卻幾乎都是「人物先行」,這些人物也多來自於他的觀察,或有原型或者沒有,但有了人物以後,他就會開始幫他編故事,因此這又像是一本人物合傳,14個人物,男女老少,是臺北人,卻也都不是臺北人。

原計一個半小時的講座,最後講了快兩小時,聽眾如我只能說是大滿足!九月《孽子》的新舞台劇將要上映,我想我一定要抽空去看看第四代「李青」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