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坡與超然臺

最近又到了在課堂上講蘇軾的時節了,每年我的國文課,一定會花時間好好重講蘇軾,但我會帶過烏臺詩案,直奔密州與海南,跟學生聊聊為什麼蘇軾會成為文人們的偶像。我的腦海中一直有個畫面,那是蘇軾在山東密州(今山東諸城)的超然臺上,吟賞風月,一旁備著清粥淡菜還有粗酒;那是他在密州拼搏一年之後,難得能擁有的平靜快樂。

剛到密州,連年穀物欠收加以蟲禍,就連他也得吃菊花枸杞,勉強果腹。從繁華似錦的杭州被調到密州,連上元節也不見燈火璀璨,只聽得農桑社的純樸樂聲;沒有撲鼻的麝香,只有醒人的孤單。但也是因為什麼都沒有,才讓他發現,外在的「物」,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。人生之苦來自於慾望的無法滿足,如果能夠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,那麼滿足以後就能得到快樂,不是嗎?時下(當時北宋) 有太多人收藏字畫古物,並非因為喜歡,而是為了炫耀。「凡物皆有可觀。苟有可觀,皆有可樂,非必怪奇偉麗者也。」是以萬物靜觀皆自得,皆有其美好之處,而不是在於它的價值千金。

「春未老,風細柳斜斜。試上超然臺上看,半壕春水一城花。煙雨暗千家。 寒食後,酒醒卻諮嗟。休對故人思故國,且將新火試新茶。詩酒趁年華。」〈望江南‧超然臺作〉如果你明白了40大關之前的蘇軾遭遇的事,你才能明白他為何在超然臺上大喊「詩酒趁年華」。就因為在這裡的體悟,才有了赤壁的蘇軾,對宇宙人生更上一層的感慨。

「夫天地之間,物各有主,苟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。惟江上之清風,與山間之明月,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無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,而吾與子之所共適。」生命原是很豐富的,什麼都屬於我,也什麼都不屬於我。大概也因為這樣,當他終能離開黃州時,是真的決定要去隱居的,在宜興生活的日子,是他一生中難得的平靜時光。「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」,歐陽修離世,與王安石和解,他想著提前實踐與蘇轍的「夜雨」之約 (兩人退休後一起隱居),但這世間終究忘不了他,才華熠熠,是烏夜也掩蓋不了的一顆星。所以他又繼續走下去了,走向前輩柳宗元的背影,走向儋州那個窮鄉僻壤……

後記:如果蘇軾走不進課本,那麼就讓我們走近蘇軾吧,他不會跑,也不可怕,是個吃貨、弟控、柔情的丈夫,也是個感情豐富的摩羯漢子。開心就大叫唱歌,珍惜眼前時光,詩酒趁年華。參考作品:蘇軾〈超然臺記〉、〈蝶戀花‧密州上元〉、〈江城子‧密州出獵〉、〈前赤壁賦〉、〈江城子(夢中了了醉中醒)〉、〈望江南‧超然臺作〉、蘇轍〈超然臺賦〉等。

圖片:今日的超然臺,位於山東諸城,之前去山東因為交通和時間的關係沒能去,真的好可惜。(圖片取自網路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