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程外一章:我記得那場雨

我記得那場雨。

逛完泰特斯菲爾德莊園後,我緩步地往正門走去,因為問過工作人員要如何搭車到布里斯托,對方告知得走到大門口等公車。大門口離主屋約有20分鐘的步行時間,那時我想,也好,天氣看起來還不錯,就散散步吧。

離開主屋,步上遼闊腹地中的一條小徑,看遠方牛羊愜意吃草;夏日的花卉郁郁菁菁,各類樹木喬木什麼的也都豐美。完成今天的主要行程──尤其前面還有差點到不了的波折,今天,總算可以好好劃下個逗點。正當我這麼想著,天空變化起了容顏,灰暗了起來,我心想不妙,又要像前幾日一樣變天了嗎?雖然消了暑氣,但是對我這個步行為主的旅人來說,實在是十分不便。

於是,天空真的下起了雨。我快手快腳地拿出傘,但雨下得又急又大。為了攜帶方便的小傘,有點不堪負荷,此時我是卡在路上進退不得。要回主屋嗎?要繼續往前走嗎?我自問好幾次,最後我選擇緩步前行,踏著一路的夏雨;身旁偶爾擦身而過的車子,載著成群的旅客乾爽地離開,而我一個人孤身在大雨霏霏之中走著。

其實那一瞬間,一瞬間,有著一點孤單與寂寥,心想著為什麼我要飛行幾千公里淌這泥濘?

大雨啪搭啪搭地打在傘上,那一刻有些慢動作了。我忽然想起這趟旅行不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嗎?又為何要如此質疑自己當初的決定呢?既然都已經來到這裡、千里迢迢,又為什麼不接受當下的一切呢?在台灣,我難道有什麼機會像這樣走在泥水之中嗎?我難道有什麼機會看這一眼望不盡的平原?不正是因為真切相信著行萬里路所能帶來的成長,所以才執意繼續旅行下去嗎?

都已經跨過了前面的曲折來到這裡,難道會被一場雨難倒?

我默默地在雨中不停質問自己,直到那一條在雨中好似沒有盡頭的道路,終於也到了盡頭。我跨出了泰特斯菲爾德莊園的正門,回望遠方開始清澈起來的天空。夏日的暑氣不再,空氣中漾滿水與青草的味道。我站在公車站牌邊,沒一會兒就等到了公車從林間公路駛來,我拎著這溼漉漉的一身,搭上了前往布里斯托市區的公車。

跨出舒適圈之外,確實有很多不可預期,旅行讓我學會的,就是面對意料之外,永遠要靜下心,好好地理清思路。這一路只有雨聲的路程,我反覆地思考,終於,在公車上,我微笑了。

天空慢慢亮了起來,我向這一刻告別;
陽光曬乾我的行囊和心事,我又可以繼續我的旅程了。

在公車上,我微笑著。天空慢慢亮了起來,我向這一刻告別;陽光曬乾我的行囊和心事,我又可以繼續我的旅程了。

一張照片的緣份讓我來到這裡──美麗的泰特斯菲爾德莊園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